首页 资讯 教育 便民 求职 公益 窗台 视讯 旅游 文学 体育 专题

丁慧萍:让孩子们一直朝着阳光生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作为一名普通的老师,一个在乡镇中心学校从事资助工作的教育工作者,我能真真切切走近、走进贫困家庭(含建档立卡家庭),真实感受孤儿、贫困学生、贫困家庭的艰辛与坚强。我的内心一次又一次被碰触、被打动、也被激励着。

有时,我觉得我的工作就是一场“修行”。我不是虔诚的佛教徒,而是工作中太多的感动、欣慰和满足,让我一路走得坚定而踏实。

2013年,学校把资助工作交给我后,我也非常排斥,面对着那么多的表格,那么多的业务,我都产生了想要病退的念头。起初,我固执地认为我的工作无聊的,无趣的。其实不然,在与贫困学子们沟通交流中,在接触了太多不幸的家庭,了解了他们的困境后,我被深深触动。在那些身处逆境,依然乐观面对生活的孩子们面前,在那些境遇坎坷,屡遭厄运,却依然风雨前行的家庭面前,我的遭遇都不算什么。这些孩子在逆境中却能笑对人生的态度,在家庭屡遭变故时却能用廋弱的肩膀扛起家庭前行的精神,让我汲取到了一种力量,甚至这种力量一度让我泪流满面。他们身处困境却依旧保持的善良、正直、相互扶持的正能量,彻底驱散了笼罩在我头顶的乌云。他们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让我重获新生,也让我循着“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誓言一路前行。

永远都记得一个叫尹招德的大学生。母子手牵着手,有说有笑,跨进了办公室,好像把一股清凉的风,带进了办公室,驱散了夏日的酷热。一看通知书,海南大学---挺好的大学,挺不错的学校。我想起了领导曾特意交代过的事情,说是让我筛选几个优秀的贫困学子,有爱心人士要帮助他们。于是我多留意了一下,贷款材料准备的很充分,上面的字迹工整清秀。他母亲签订合同时,他把笔递到他母亲手上,并一直仔细看着母亲签完合同。办理完贷款手续后,我就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男孩拉起了家常。起初,男孩都侃侃而谈,聊到家庭困难时,男孩的嗓子就沙哑了:“哥哥在读大学,父亲身患重病,家里全靠我妈支撑,而且……”男孩顿了顿,“我妈还有残疾……”男孩母亲听孩子这么一说,也就伸手在纸袋里翻了一下,把残疾证拿出来,递给了我。我没有翻看残疾证,只是微笑着告诉孩子:“没有过不去的沟,没有淌不过的河,这个家,还有你和你哥撑起!”男孩甩了甩头——似乎要把头上的阴霾甩掉,羞涩的一笑:“嗯,我知道,我和我哥一定会让这个家好起来的。”一边说,一边伸过双手,用力地握紧他母亲残疾的那只手。男孩的乐观、体贴、细腻,顿时让我鼻子一酸。我赶紧回过身子,尽量调匀呼吸,然后告诉他,可以给他再申请爱心资助,并交待了相关事宜。 “谢谢老师的帮助!”等我转过身来,他已经牵起母亲往外走了。“要着什么材料,你给记得?”母亲问。“我都记得了,你不用担心。我们走了,老师,谢谢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男孩又找到我,说让我帮他看看申请材料写的怎么样,想请我帮着修改下。我接过材料,还是清秀工整的字迹,没有涂改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是反复修改誊抄的。看了材料才知道:男孩的父亲在男孩不到两岁时就患重度精神分裂症,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还经常打骂母亲。男孩母亲的手是在工地上打工摔残的,母亲为供两个孩子上学,省吃俭用,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旧衣服。申请材料里,我读懂一个男孩想要为父亲治病,给母亲幸福的美好愿望;还读懂一个男孩想要撑起一个家庭的担当。我说:“可以了,已经写得很好了。”男孩开心的上楼办手续去了。

我又低头“钻进”一堆材料中去,不知过了多久。“老师,谢谢你!”我抬头一看,一张微黑却棱角分明的脸,洋溢着自信和乐观的脸。我想这可能是我见过最阳刚、最美好的男孩的脸,虽然生活不易,但这脸上没有一丝的抱怨,没有一丁点颓废,有的,只是刚毅和坚定。而这张脸也将永远定格在我记忆里,在我每一次抱怨命运的时候,我都会浑身充满力量。

我就这样,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阅读着每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阅读着每一个瘦弱的肩膀是怎样撑起一个家的希望,直到读懂了淳朴的农民是怎样把一个家庭的希望都寄托在“读书改变命运”这个质朴的道理上。

刚考上大学的一个小女孩,因手续不全,办不了助学贷款而急得泪流满面。我让女孩打电话给家里,补全手续送到学校来。女孩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家人到来,显得十分着急。下午三点多,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农闯进办公室来,女孩跑过去就问:“怎么现在才来,我等急了!”老人抿着干涩的嘴唇,苦笑着说:“我走路来的,就走慢了。”我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老人憨厚地看了女孩一眼,笑着说:“我走路很快嘞,还可以省点钱。”

老人和孩子办完手续走后,女孩同村的人告诉我,小女孩是老人捡来带大的弃儿,家里穷,这些年,抚养女孩读书,花了不少钱。本来家里积蓄就不多,女孩没考上高中,老人花了三万多块钱,让她在城里借读,又让女孩补习,花了不少钱,现在考上大学,还得再花很多钱。我鼻子一酸,大夏天的,老人硬是顶着烈日,从干海村步行三十里路赶来办事,就为了省8块钱。无法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农,还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农民,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他要扶养女儿上高中、上大学。我想,读书可以改变命运,老人把后半辈子的幸福都寄托在读书上,真心祝愿老人能在老去时得以颐养天年。我很想拿点路费给他们,可我又担心这样会伤到他们的自尊心。女孩背后的故事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这里有爱莫能助的无耐,更多的却是无法言说的感动。

还有一个失去父母的孤儿,名字叫做富美。她的家庭却不似她的名字那般美好,四岁时她父亲去世,母亲失踪,她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虽然家里穷,但是奶奶疼她。可就在去年,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不幸患上胃癌,小富美一边上学,一边要照顾病重的奶奶。一放学她就跑着往家里赶,因为爷爷在地里干活,她要赶着回去给奶奶熬碗白米粥。当我和格依完小的老师冒着大雨,一步一滑来到她家时,眼前的一切让我无法想象。家里的堂屋是泥土锤的,前半截住人,后半截关牛关猪。我们一行人把我筹积的三千元钱交给小富美时,小富美甜甜笑着对奶奶说:“这些钱该够你看病了,我以后一定个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我也要去帮助别人”。小富美哪里知道,三千元对于高昂的胃癌医药费是多么微不足道,她天真地以为这么多钱可以治好奶奶的病。

后来,我又联系我的几位朋友给她捐了一点钱。听说小富美在学校学习很刻苦,今年又考了全校第一名,还担任五年级班长兼语文课代表。或许对于小富美来说,任何苦难都可能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变成一道难解的数学题,但是我想,以她的刻苦、努力,她一定能化解这一道道难解的题。在对小富美的帮扶过程中,我了解到,学校的老师对孩子很关心,不仅帮小富美补课,还帮着她家干农活。我很欣慰,在这个有爱、有暖阳的世界,我们的小富美一定会如一棵小树一样,一直朝着阳光生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托尔斯泰)。感谢这份工作,感谢这些在困境中乐观成长的孩子,感谢这些在风雨中负重前行的家庭,更要感谢伟大的祖国,当你的子民在呻吟中孤独前行时,是党和国家,是政府的好政策,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援助,使得困境中的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家庭,都能在希望的田野上耕耘幸福的种子。当无数个满足的笑靥如花朵绽放时,当焦虑和困难得以迎刃而解时,当声声叹息在眉头舒展时,我所有囗干舌燥,所有筋疲力尽,顷刻间都化为乌有。我虽不能赠人玫瑰,但在与众多贫困家庭的接触中,我竟然能随时馨香满鼻;在与众多的乐观而坚强的孩子的交流中,我竟然忘记纠缠生命的长度;在与众多的心中有爱、眼里有美的同仁结伴同行时,我竟然真实感受到了爱的力量。我的扶贫故事远远不止这些。我想,我的扶贫和我的工作紧密相连,我的这场修行就可能一路播种,一路花开。文:丁慧萍

责任审核:Mr先生

大家都在看

特别推荐

小编推荐

滇ICP备17011471号-4

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13号  技术支持:瑞希网络科技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投稿须知

微信
移动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