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wzc.net

来自宣威某镇的一封求助信 上厕所都像 “做贼”一样

1.jpg

我是宣威市落水镇灰硐村委会大塘子村村名王某某,因自身权益遭到“霸道”邻里侵占,长期遭受语言威胁、恐吓、意图殴打、对主要生活通道实施封堵等“软暴力”手段,对我家生活、生产造成严重的影响。经多次向村委会、落水镇人民政府、宣威市、曲靖市上访反应,至今均无结果。

主要事实经过:

2014年年底在砌筑家畜圈舍的,突遭同村陶某(曾任村干部)带领吕某等人强行推倒(至今仍可见旧迹),并于当晚来到家中逼迫签字,声称“今晚不签字就叫你死”,由于自身祖辈均是农民出生,本身胆小怕事,迫于陶某的强势力,无奈签下字,但不知情具体内容。没过多久,吕某(陶某外侄)送来一份《灰硐村委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卷宗》,看到具体内容后即到村委会反应,经村委会书记召集村委会人民调解委员会全体成员调查核实后,对《灰硐村委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卷宗》均不知情,属于伪造。经调查核实,负责保管公章人员称:公章曾遗失过,后开具无效证明。

自此之后,吕某多次无故将车辆、砌筑物摆放在主要通道上,致使我家生活、生产通道受阻,造成农作物收割、家畜喂养困难,经多次反应后村委会安排人员前来处理,在陶某等人的强势干预以及吕某某(患癌已亡)的生命威胁下,村委会调解人员不顾事实依据,没有秉着公平、合理的立场,调解意见均按照陶某、吕某的要求处理,当时明知自身权益没有得到维护的情况下,迫于自身势弱、农作物收割及家畜喂养困难等问题,抱以平息事态的心理同意调解,但吕某完全不顾村委会处理结果,强势中断路面硬化、试图砌筑墙体围堵、超高堆放土夹石于我家后墙,与其理论时还遭其语言恐吓、试图殴打。

时至2019年1月,吕某强行将排水管道横跨道路安装,高于路面约40cm,致使我家生产、生活通道完全被阻,经过多次到村委会、落水镇人民政府反应后,封堵道路长达21天的排水管道才被拆除。

期间村委会提出处理意见,吕某不同意;落水镇人民政府曾安排人员来处理,在了解详细情况后告知:他们没有强制执法权,处理不了。

后吕某母亲陶某玲(陶某的姐姐)在长期占领集体地点被举报后连夜搬到我家旁边,经常将车辆停放在主要道路上,无法出入的情况下拨打110报警求助,陶某玲还当着执法人员的面叫嚣:除非把我家使用多年的厕所拆除供她通行,要不然她就天天堵路。至今,日常生活中时常受阻,就连上厕所都经常像 “做贼”一样,需要翻越。

此事经过多次到村委会、落水镇人民政府、宣威市、曲靖市上访反应情况,至今均无结果。

↑↑一封农民的求助信原文,除开头王某某(名字小编替换为某某)外未修改与增减↑↑

2.jpg

OV140BGXEP{1MLZKWFXD0UT.jpg

3.jpg

4.jpg

宣威之窗:有用、有趣、有态度,关乎宣威。

本站编辑:Mr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