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之窗

筑梦产业调整和扶贫

8月25日至27日宣威市农广校组织部分花椒种植户赴昭通参观学习,参观了鲁甸县龙头山镇和小寨镇花椒产业,昭阳区花椒交易市场。26日上午全体师生在龙头山镇参观了龙头山镇灾后重建镇容镇貌,并在龙头山地震遗址上接受了一场由龙头山镇镇长主持的感恩教育。

“铭记关怀,感恩奋进”非常醒目地刻在龙头山花椒产业观景台的背后石壁上,警醒着龙头山镇的人民,803大地震给鲁甸人民带来的灾难至今仍历历在目;然逝者已矣,幸存者强忍住失去亲人和家园的悲伤,怀揣着党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关怀,砥砺前行,走出了一条脱贫致富之路。

经过几年的努力和因地制宜的调整,鲁甸人找到了产业扶贫的脱贫致富之路,产业结构调整基本成型;形成了以花椒(以龙头山镇、小寨镇等五个乡镇为主种植)、山地苹果、核桃、樱桃为支柱产业的结构模式。在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扶贫的路上,低效的玉米和马铃薯产业渐渐淡出,特色产业成为了支柱产业;龙头山镇成功了,鲁甸县成功了。

如果说贵州的成功是几代人无私奉献和呕心沥血的积淀,那为何不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鲁甸已经扬帆起锚,正阔步走在康庄的大道上,鲁甸的成功又给予我们怎样的启示?

扶贫离不开产业的支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低效的玉米和马铃薯产业无论如何也撑不起扶贫的天。该如何构筑我们的产业调整和产业扶贫之路?

“高原特色农业”和“云南农业十三五规划”早就给出了答案。如何走出本地的特色经济,完成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扶贫,需要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如产业前景、地理环境、土壤和气候资源、交通状况等因地制宜去求索验证。产业扶贫做好了,其实产业结构调整也基本完成了。为此,我们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一、精英化的扶贫工作人员

扶贫工作人员的素质直接决定着本地产业扶贫的方向和范围,有着“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重责,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因此必须是本地的精英级人员充实扶贫的规划和引领发展。在遴选精英级人员的时候要注意摒弃基层职称与能力水平不相称的因素,吸纳各类人才;保证产业扶贫规划科学化、合理化。

二、扶贫先扶智,教育须先行

思想意识的贫穷才是最大的、最可怕的贫穷;我们必须要先让他们从思想意识上转变,才能够让他们走上脱贫致富之路。教育先行,一切为教育让路。作为农民的教育,最基本的方式就是培育和培训两种。培育不是面面俱到,不可能大面积随便去拉人培育,只能选取有能力带领农民致富的人;他们有示范效应、有带动作用。培训就可以做到大面积参与,贫困户受益的效用。培育需要大额资金支撑,需要长期反复不断跨年、甚至几年的培育,才能育出真正的能够引领一方发展致富的带头人;培训是短期行为,则可小额资金支撑,做技能引导。若培育和培训不分,培育和培训也走撒胡椒面式进行,那么扶智必然是空谈,扶贫充其量就是数字游戏,或者是昙花一现,甚至是镜花水月。

三、走特色产业之路

各地有各地的优势,自然各地有各地的特色。特色产业的范围很广,可以是特色经济作物、特色果蔬、中药材等,也可以是休闲农业、观光农业、乡村旅游等。不管走什么样的特色产业之路,都要求我们农业科技工作者不断求索,反复验证,最终实施。

四、走“村社合一”的产业扶贫之路

村委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二为一是当前引领农业和农村发展最有效的组织模式,该模式在贵州已经成功践行。

五、转变方式,“留住”资金

 过去把扶贫资金变成撒胡椒面式给钱、给物操作,造成年年扶贫年年贫的窘境。转变为扶持资金直接投资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基础设施(如路和水、电)上去,以后他们不做了,基础设施还在;这样就等于留住了扶持资金。把扶贫资金投入到村社合一里面去,约定股份比例,让其产生“蛋生鸡、鸡生蛋”的循环效应;这样的扶贫才是正确的选择。

农业是长周期行业,见效慢;扶贫也就不可能一蹴而就,产业的调整需要践行,产业的发展需要时间,要求我们制定产业扶贫时要有足够高远的视野,摒弃传统的思维模式,决不能昏睡在过去,也不能用昨天的思维来面对今天的问题;实施时有足够的耐心。

筑梦产业扶贫,筑梦产业结构调整,我们任重道远,义不容辞!(宣威农广校:吴兴刚)

编辑:Mr先生 审核:system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