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之窗

云南宣威一50岁农妇在镇人大主席家吊死 当地已组成工作组展开调查

云南网讯(记者 熊强 实习生 吴姣)12月9日上午,云南宣威市羊场镇50岁的农妇雷某吉被发现吊死于镇人大主席何某昌家的二楼阳台上,令人唏嘘。在此前,她曾多次为自家房屋被强拆后的赔偿事宜奔波。11日,当地政府回应称,已组成工作组就死亡原因等展开调查。

00300235452_971ed59a.jpg

据死者雷某吉的女儿邱某介绍,多年前,父母花光所有的积蓄用来修建房屋,无奈房子属于违章建筑被拆,母亲曾多次去找镇人大主席何某昌协商房屋被拆后的赔偿事宜。她认为,母亲最后是因为压力过大才自寻的短见。

邱某说,父亲是一家煤矿的下岗工人,在工作时不小心弄断两只手指,只能做点苦力补贴家用,主要的经济来源只能依靠母亲在养老院旁边开的那间理发店。2010年,得知羊场镇鸡田公路旁有一亩土地要转让,父母决定用多年打拼攒下来的钱买下,等钱凑够了就盖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然而,盖房子的钱还没攒够就听说羊场镇政府准备在那边建设一个小广场,不允许村民再建房,但并没有提出解决办法,只能等相关处理结果。”邱某说,他们等了将近两年也不见通知,而规划地旁却冒出了很多自建房。由于母亲不懂法律,也找来建房工人在那儿建房,前后花了将近20万。

“去年8月,当地政府口头通知了一下后把房子直接推了。为此,父母还被抓进派出所拘留了15天。”邱某表示,自此以后,他们同意和政府部门进行协商,希望以土地置换土地,从未提出3000元一平米的赔偿要求,“时任副镇长的何某昌承诺会给些拆迁补偿。”

“时间拖得太久了,何某昌已经升任镇人大主席,当初承诺的补偿也石沉大海。”邱某指出,母亲隔三差五去找何某昌协商。事发当天,也许是因为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她精神压力太大才选择在人大主席家上吊,“父母辛苦一辈子,就希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11日,邱某的父亲在接受云南网采访时透露,昨晚政府部门和他家达成了一个协议,答应重新划一片地给他们。“原来600多平米的土地面积缩水到200平米。人已经死了,有太多无奈又能如何?”邱某的父亲说。

羊场镇人大主席何某昌告诉云南网记者,他从2009年11月开始负责羊场镇集镇建设方面的工作,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他说,死者家的房屋建设在羊场镇集镇文体活动中心规划的主路口处,自己曾多次和他们做过沟通协商,相关部门按照规定下发过通知、处罚告知以及处罚决定。

“他们家房屋大概有600平米,政府部门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决200多万元?”何某昌说,2017年8月,政府决定将其房屋进行强制拆除。

何某昌对雷某吉的死表示非常遗憾,称事发地点的确是自己家,由于房屋已经出租了五六年,并不清楚事发时的情况。今年5月份以后,他已经没有负责集镇建设方面的工作,原来处理问题时,也是根据政府的工作安排来做,违规建必须得管。

12月11日,记者从宣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了解到,12月9日上午7时41分,宣威市公安局羊场派出所接到报警:集镇一房屋二楼护栏上吊着一个人。羊场派出所及时出警,初查,该人已死亡,死者雷某吉,女,现年50岁,生前系羊场镇鸡场村委会村民;房屋户主何某昌(现任 羊场镇人大主席)。宣威市委政府接羊场镇党委政府报告后及时组成工作组就死亡原因等相关情况展开调查,并积极做好死者善后工作。目前,各项工作正有序开展。

编辑:Mr先生 审核:Mr先生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