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wzc.net

我们在西泽乡派出所整档案的日子

它静静地躺在档案盒子里,轻轻数着似水流年。历经5天的努力,西泽乡派出所的档案整理总算告一段落了,我们忍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整理档案,琐碎而枯燥,却是对历史最好的缅怀。

4.jpg

6月11日,我和广多走进西泽乡司法所二楼的会议室不到5分钟,西泽派出所的王明昌所长就进来了,他请我们去派出所整档案,我们说只有等下周了,当天我们要整西泽乡的档案,第二天省档案局领导要下来检查工作。老实说,见到王所长我心中有愧,前年我参加西泽整乡脱贫指导组时他就说过,只是当时来了40多天都很忙,去年他又说过,都忙不及来。说着说着,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流走了。

5.jpg

6月18日一大早,西泽派出所的内勤小王接我们,我在《宣威档案》微信群里说:“西泽,一个来了又想来的地方”,真是如此,就像我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相看两不厌,只有西泽乡”。记得上次整西泽派出所的档案是在2013年,叶凯当所长的时候,我和广多来了一个星期,又请了两个大学生村官白天黑夜干才干完,说起派出所的档案我真的有点怕。长年累月的堆积,造成了整理的困难重重。

1.jpg

我们先看了一下档案室,文书档案一年最多三盒,量最大的是户籍档案,刑事档案和治安档案也不少。我们先把所有材料拿出来分年度,四个人干到中午才分出年度。下午,我们决定先整户籍档案,户籍档案是按份装订,每一份包括申请、证明、户口本等相关材料,我们要先拆除订书针,再按月份装订,户籍材料大大小小不整齐,要每份认真放才容易订整齐,广多又设计了一个封面订在每一沓上,感觉相当美观,干到晚上,广多要忙着接儿子了,我们搭了一张公安局的便车进了城,几位民警都表示他们干到12点,拆订书针太慢了,一天才干出一年的,我心里怪我们怎么街天去,户籍警太忙,根本没空来帮忙。

6.jpg

第二天一大早,广多打电话给我说请我吃早点并且他开车下去,派出所太忙,不能让他们来接,我太吃惊了,谁都知道广多是一个多勤俭节约的人啊,我在单位群里说:“广多为工作也是拼了,又喊我吃早点,又出动了私车”。他都为工作这样奉献了,我只想说:我拿什么奉献给你,西泽派出所,只有拿我的劳动力了。

来到会议室,我们总结了一下头天的经验,建议户籍警以后每份都用回形针,一个月订一次,把名字全部打上,我又心生一计,让西泽乡档案人员李学能带两个人过来,所长不在,我打电话给乡党政办主任丁秋力,她答应了,小李过来了,还带来了我这次整乡上的档案培训出来的小刘,她盖档案盒相当整齐,她过来我就轻松了。

对小李,我觉得我真的是笑里藏刀,头天还叫人家过来参观指导,第二天就叫人家过来当小工又贴人又贴物,带了很多档案用品过来。

第三天进度快多了,我还是觉得慢,只能感叹都是堆积惹的祸,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每年干一次就好了,看着一地的订书针,干到颈椎都受不了了,就是不知道去哪里请人,特别看到食堂吃饭的人多就鬼火,只能对自己说:有为才能有位,档案上留着自己的字是多留芳百世的事啊,凭良心自己也该好好干,案子总比档案紧急。到第四天,两个现场会要在西泽开,我和广多面对面感叹“舍我其谁”,虽然只干了三分之一,看见桌上那么多档案盒也很有成就感。

又到星期一了,我和广多又坐在了会议室,一位户籍警从河南探亲回来了,又到了街天。我和广多下决心把文书档案干完,两位民警和小李还在拆订书针,我们苦笑着,我说今天不干完文书档案不走了,广多说他的手要发鸡爪疯了,媳妇又打电话给他说城里下雨了,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五块两斤”,“十块三斤”的叫喊声,我真的想看看外面卖什么。

文书档案总算整完了,可以上架了,冒着大雨广多小心翼翼开着车,走到一半,雨停了,我一下笑了起来,他问我笑什么,我说你不是说发鸡爪疯开不了车啦,我心里说,小样,明天后天龙场、杨柳还等着你去发疯。

作为档案人,我们一直在路上。无论是用影像资料还是用文字记载,因为有档案,历史的来处有源可查;因为有档案,历史的明天有处安身。文图:李雪梅

宣威之窗:有用、有趣、有态度,关乎宣威。

本站编辑:Mr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