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之窗

再向可渡行

10月1日,杨宣高速公路开通,一下就拉近了宣威城至杨柳镇的距离。10月2日,沿杨宣路很快到杨柳收费站后,到杨柳镇还有几公里的路段,推土机正轰隆隆抓紧作业。短暂的施工路面,并不影响载着天行健徒步群86人的期待心情,2辆大巴车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去可渡村的路上。我也是怀着激动的心再次慕名跟随而来。

20年前第一次到可渡,回来后,凭记忆写下《可渡寻古》,发表在2001年8月7日的《宣威报》上,那也算是对杨柳可渡的第一印象了。以后因工作的关系,参与新农村建设“一事一议”财政奖补政策中的村间道路建设项目,期间到过一次杨柳,实地查看(自然)村间道路建设的情况。走在新建的水泥路面上,老百姓得到实惠,自己由于参与其中,心情愉悦。

20年的寒来暑往,现75岁的顾怀礼老师风采依旧,在正午火辣的太阳照射下,凭着惊人的记忆,怀着对杨柳的挚爱,满腔热情地向我们介绍着杨柳可渡的过去,唱着那柔美动人的山歌。“高枝高杆是高粱,细枝细叶是茴香,妹是园中茴香草,轻轻一摇满园香。”不知疲倦地解答我不断提出的疑惑,耐心向群友指出狮子头、得胜坡,诸葛大营、安蛋坡的具体位置。顾怀礼老师对当地历史地理知识的渊博和热情,我钦佩至深。

到了以前没去过的可渡旧城,跟随顾老师手脚并用攀援而上一平台,拜谒了仅遗留斑驳平整石块的上帝庙,野草萋萋,令人唏嘘。一棵需3人合围的粗壮黄连木,枝繁叶茂,树荫密蔽,不辞岁月地守护着这神圣的地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从几乎垂直的石阶而下,走在可渡旧城不规则的旧石板路上,一位慈祥的女老人安详的坐在路旁的石凳上,一根拐棍随意横放在身旁。我们问老人,几岁了,老人答,95岁了。我问老人,哪年出生,老人答道,这个就认不得了。老人告诉我们,她是旧城里年龄最大的。我们顺祝老人家身体安康。

由于秋季的到来,桃溪泛锦的水流,不是“满岩尽挂水帘屏”,而是一股稀疏的水花从半空落下,似一条龙湫从空中探身下来,滴滴嗒嗒落在溪中,化身清泉顺流而下,潜身而入可渡河,完成了它“水往低处流”的使命。

顾老师还领我们到了以前我不曾到过的可渡关,见到了免差碑,“千年的文字会说话”,让我们了解到历史上“减轻百姓负担”的差役,实实在在用文字告诉了我们。

杨柳的集镇发展,与20年前相比,已热闹许多了,正在街沿石上的两位老人告诉我,织一只背蒌需要一天,不比年轻时了。我说,老人家,我跟你们拍个照,笑一下,两位老人很高兴地配合着我。老人一如既往地守护内心的宁静。

20年前的杨柳乡,在乡街上,很少有对外的旅馆。现在,顾老师告诉我,有好几家好的旅馆了。20年的时光发展,特别是杨柳撤乡设镇后,集镇上的楼房多了许多。诸葛广场的兴建,精神需求正变为当地村民的日常生活一部分。

翠屏岩上“山高水长,水流云在”这8个大字的含义,山高水长是讲友情像山一样高,像水一样长。“水流云在”是杜甫诗“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脱来的。“水流心不竞”,是说江水如此滔滔,好像为了什么事情,争着向前奔跑;而我此时观水,却是心情平静,无意与流水相竞争。“云在意俱迟”,是说白云在天上移动,那种舒缓悠闲,与我此时的闲适心情全没两样。从杨柳镇的经济社会发展变化中,我看到,这儿“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从慈眉善目的老人表情中,我读出了这儿朴实的村民“岁月静好,我心依旧”的心境。

交通的改善,能够快速带动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看看邻居贵州省的发展,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普宣高速的开通,带动了普立乡旅游业的发展,现在杨宣高速公路的开通,是杨柳镇,也是宣威市的一件大喜事。愿杨宣高速的开通,吸引更多更优质的招商引资项目,促进杨柳镇文化旅游产业的更大发展,带动老百姓更多的幸福感。

最后以一首小诗表达一下游后感。

《题可渡摩崖石刻》

山髙水長话友情,

水流雲在讲心境。

飞虹竚鹤今何在?

雲山石路高速行。

文图:速金学

编辑:Mr先生 审核:Mr先生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