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之窗

我与法院二十年

从小听着毛主席语录成长的我1979年报名参军,在西藏军营工作生活了近21年。2000年,对我来讲,注定是一个难忘的特殊年度,面对与爱人小孩长期两地分居,我毅然退出现役,离开了留着我青春未竟梦想的军营,离开了艰苦荒凉的西藏,回到阔别多年的故土家乡。尽管那时我可以得到八十多万的安置费,但我放弃了优厚的复员安置费,成为宣威市人民法院的一员。如今,我将在年底光荣退休,回望过去的二十年,二十年,岁月匆匆,弹指一挥间;二十年,刹那芳华,青春不再;二十年,风雨兼程,感慨万千。

其实,转业安置对军转干部来说,恰如人生归零,从头再来。告别往日的熟悉,踏上未知的征程,势必忐忑、感叹、憧憬。等待安置的日子,总是很漫长,也很紧张。在得知我被安置到法院工作时,非常兴奋。那时对法院的印象是法庭、国徽和天平,神圣且神秘。因为脱下军装,换了身份,换了环境,充满了期待。2000年9月当我满怀喜悦到宣威市人民法院报到,当时在光华街3号院,办公条件特别差,破旧的青砖小楼,木制的油漆门窗,粗糙的水泥地,斑驳的石灰白墙,办公场所及设施陈旧,多人挤在一间办公室,办公桌椅也大都为老旧的木制品。报到后的迷茫和彷徨感,至今仍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新的领导、新的同事、新的工作、新的开始。在行政庭工作的日子。从军营到地方,让我体会到,作为“民告官”的行政审判,面对强势的行政权,哪里是一个难字能够说清楚的!在执行局工作,面对气愤的申请人和严肃的法官始终笑嘻嘻却绝不还钱的被执行人;也有的拒不承认事实,一味为自己推脱辩解的被执行人;还有的宁愿被拘留也不履行执行义务的,执行工作真难开展,执行法官真辛苦。回想起这些陈年往事,真正体会到了,事非经过不知难!

微信图片_20200803145816.jpg

2007年,我到了法警大队,在我的身边,也有很多视事业重如山,看名利淡如水的同事。警队里的同志,也有部队工作经历的,在部队时他们忘我工作,回地方后他们甘于奉献,自觉把个人追求与党的事业和法院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个人成长进步、荣誉得失面前,心胸非常开阔、眼界非常开阔。我始终认为,司法警察作为法院直接管理的具有武装性质的力量,司法警察尽管不在审判工作上,但也处在押解、看管、值庭、查封、执行等警务工作的第一线。我虽不是法官,但法庭上我依然默默地奉献着;我不是旁听群众,但旁听席中依然有我忙碌的身影;我不是主角,但我会永远做最称职的配角。和谐与稳定是我永恒的理想,公平与正义是我不变的追求。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回眸过往,我已在法院工作中走过二十年,即将在年底退休。回首与法院同行的20年,我深深的感受到,国家的法律越来越健全、公正,法治之路越走越坚实、宽阔,社会越来越和谐美好!文图:王怀党

本站编辑:Mr先生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